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boss,动手术吗》鼠标动一动boss刷到手 第19章 视频 boss,动手术吗同志

《boss,动手术吗》鼠标动一动boss刷到手 第19章 视频 boss,动手术吗同志

发布时间:2020-03-26 09:16:4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息夫人 状态:已完结

《boss,动手术吗》作者:息夫人,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顾欣,罗琰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父亲死了,儿子带人来找麻烦竟然找错了医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带着医闹来闹事的。若真是孝顺儿子,能不知道自己父亲在什么医院住院的

《boss,动手术吗》 免费试读


父亲死了,儿子带人来找麻烦竟然找错了医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带着医闹来闹事的。若真是孝顺儿子,能不知道自己父亲在什么医院住院的?

男子见罗琰文目光不善,原本还有些慌张,可以想见,当医闹都有头一遭,谁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经验的。

后头有人上前推了推男子的手肘,男子回过神又横了起来,“怎么着,你还想将我扣在这不准走啊?”

说着上前想要推罗琰文,罗琰文沉了脸色,一手去挡,另一手摸到了男子的肩关节,轻描淡写就卸了他一只胳膊。

男子疼得直叫唤,“哎,你们医院医生凭什么打人啊,你们这到底是医院还是黑店啊,竟然打人。”

急诊科里围观的人很多,但是被他带节奏的不多,他这么叫唤也没有人理会。

男子身后的人蠢蠢欲动,杨医生等几个男医生都跟着上前,唯恐罗琰文吃亏。

已经到了的保卫科保安道:“都被吵了,警察来了。”

男子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完好的那只手指着罗琰文,“我这就跟警察告你去,故意伤害我人身安全。”

罗琰文冷冷瞥他一眼,闪电般出手扣住他的肩膀。

众人只听到咔嚓一声,男子原本那只脱臼的胳膊就关节回位了。

“自我介绍一下,医生,骨科的。”罗琰文轻挑眉梢,开口道。

男子嘴角抽搐,说不出话来。本来就是关节脱臼,现在回了位,没伤没血的,他还怎么告警察。

“干得漂亮!”顾欣星星眼望着罗琰文,见那男子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模样,笑得十分开心。

“啊,罗医生好帅啊,我又get到他的帅点了。”一道同样花痴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顾欣循声望去,见后面站着几个同样在偷看的护士。

几人目光相对,都不由一笑。

由此可见,帅哥是人类共享资源。

罗琰文理了一下白大褂的袖口,正准备去抢救室叫顾欣,回头就看到顾欣躲在墙边和几个护士聊得正嗨。

“刚才罗医生那一手是骨科医生都会的吗?”一个小护士一脸激动,“早知道当初就应该申请留在骨科啊,干什么来急诊科。”

“不不不,我觉得就算骨科医生都会这一手,别的医生也不一定有罗医生帅。”另一个小护士反驳道。

顾欣赞同的点头,“对,这种情况下也还是看脸的。罗老师的脸具有天然优势。”

罗琰文走过来将顾欣的话听个正着,微微眯眼,都学会拿他开涮了,难道是最近的病人收少了?

“咳咳……”

听到熟悉的低咳声,顾欣带着一脸讨好的笑意回头,迎上罗琰文似笑非笑的目光,心知他都听到了,一时不知道该说啥。

“走了,会诊完了。”罗琰文抬手虚虚点了她一下,率先绕开回住院部大楼。

顾欣连忙跟上,回头见保卫科的保安拦着那些医闹,正好警察来了,杨医生一边指挥人去调监控,一边和警察说明刚才的情况。

“哎呀咱们医院的医生挺男人的啊。”走之前,顾欣听到一个护士如此感叹。

顾欣听后一直偷笑,倒真有几分欣慰。

现在医疗环境恶劣,只要有人带节奏,将片面之词删删减减传到微博上,评论基本都是骂医院医生的,谁还管真相到底是怎么样?

“哎呀……”顾欣一不留神撞上了罗琰文的后背,连忙伸手捂住鼻子,连脚步都没有站稳。

罗琰文连忙伸手扶住她,长眉轻皱。

顾欣抬头看他,逆着光影,觉得罗大神这长相真是绝了,连皱眉都好看。

“你又走神了是不是?能不能长点心,自己好歹也注意一点。”罗琰文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无奈和宠溺。

顾欣借着罗琰文的手站稳,感受到掌心下的手臂的力度,才猛然回过神来,垂着头小声道:“抱歉。”

老是走神就算了,还总被罗大神抓包。

罗琰文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声音也恢复了正常,“走了。”

---

急诊科的事情后来就传开了,医院里本来就没有秘密,何况急诊科差点闹起来。

吴兴刚下手术就听说了这件事,连连追着罗琰文问内幕,“唉,老罗,急诊科是不是有长得特别漂亮的护士?你这种和尚性子居然都和人动手了,该不会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吧?”

说着又回头问邓斌急诊科是不是新进了一批年轻的护士妹妹。

罗琰文从抽屉里拿出烟点上了一根,又将烟扔给吴兴,明摆着没有接茬的兴趣。

被问得烦了,罗琰文才十分不耐道:“你在手术室的怎么都听说这件事了。”

吴兴头上还戴着无菌帽,口罩吊在脖子上,见罗琰文搭腔了,也不去扯帽子口罩了,一屁股坐在顾欣身边的椅子上和罗琰文侃大山,“护士之间消息灵通着呢,急诊科有人闹事,当时就有人在微信群发消息了。本来胸外二那群牛高马大的牲口准备去帮你们撑场面了,结果人还没动,就听说老罗你将人摆平了。”

说完还笑了,“啧,真给咱们骨科长脸。咱们骨科今年的奖金应该没人敢扣了吧,就凭你在医院这么多拥护者,克扣谁也不敢克扣咱们啊。”

罗琰文笑骂了一声,懒得再理他。

几个实习生自然不敢缠着罗琰文多问,所以她们一个个都缠着顾欣问。

这倒是提醒吴兴了,他笑嘻嘻的凑过来,“小顾,你当时跟你罗老师在急诊科会诊,应该是看了全程吧?你说说,急诊科有没有特别好看的护士,是不是跟你罗老师暗送秋波了?”

顾欣:“……”

顾欣十分尴尬,小心翼翼侧头看一眼罗琰文,谁知道罗琰文也正懒洋洋的看着她,一副等着她回答的样子。

当着罗琰文的面,给顾欣几个胆子都不敢编排罗琰文,只能呐呐道:“听说急诊科在调监控……吴老师你可以去看看监控。”

罗琰文:“……”

吴兴愣了一秒后噗嗤一声笑出来,“小顾你可真是他亲学生。”

以吴兴的个性,还真去信息科问急诊科的监控去了,不过信息科说警方将监控拷走了,这边也没有留档。

吴兴表示十分遗憾。

但这种遗憾的情绪并没有保持太久,快下班的时候,实习生微信群就开始各种传视频了。

苏卡特地艾特了顾欣,并冲顾欣眨了眨眼。

顾欣写病历写得正烦,见她这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便掏出了手机,顺便准备去个洗手间。

边看边走,才走到办公室门口就愣住了。

实习生微信群里已经刷了上百条信息了。

“哇,罗老师好帅啊!”

“骨科医生就是好,在关节的把控上再没有哪个科比骨科更6了。”

“我对罗大神的佩服真是如滔滔江水……”

“我决定考研考骨科方向。”

……

这都什么跟什么?

点击到苏卡艾特自己的地方,发现是一个视频,打开一看,顾欣就乐了,正是罗大神卸人肩关节的那段,还包括后面将人肩关节脱臼接上的那一段。

的确是行云流水,白大褂都甩出了不同的气质。

“哎,小顾你愣在这傻笑什么呢?”下班前查房的大队伍正准备回办公室,吴兴忽然从后面拍了顾欣一下,“站在这傻笑,别不是写病历写傻了?”

顾欣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手机也没有拿稳,直接就摔在了地上——好在戴着手机壳,手机没有性命之忧。

手机屏幕朝上,且视频没有停止,隐约还可以听到男子叫嚣之声。

查房大队伍顺着声音低头,就见视频中正放到罗琰文将人肩关节整脱臼这段。

罗琰文:“……”

静了一秒,最先回过神的吴兴弯腰拣起手机,顾欣正准备去接,就看见吴兴将那视频转发到了他自己微信。

然后才乐呵呵的将手机还给顾欣。

顾欣:“……”我去你的,你这不是害我嘛。

吴兴鼓捣了自己手机一下,众人的手机同时响了一声,都了然的掏出手机来看。

从科主任到副主任并一众主治、住院,除了罗琰文,都打开了视频。

末了科主任拍了拍罗琰文的肩膀,“好小子,有血性。”

副主任同样对罗琰文点了点头。

顾欣缩到一旁,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顾欣心底泪流满面,这都什么事啊。

最后办公室门口就剩罗琰文和顾欣二人,顾欣苦着脸抬头看一眼罗琰文,见罗琰文面无表情,又颇为心虚的低下头去。

罗琰文手里拿着一本病历,环抱在胸前,眯着眼道:“说说吧,怎么回事啊?”

顾欣差点哭出来,“不是我传的,我没拍这个啊。”

见罗琰文脸色没有缓和,顾欣为了取信于他,进一步解释道:“真的,当时我光顾着看现场了,压根就不记得拍视频。”

罗琰文依旧不说话。

“这个视频是别人转给我的,我也就是收藏了下,没转给别人,是吴老师刚才自己转的。”

罗琰文默然盯着她,顾欣被看得发毛,暗道不妙,罗大神真生气了啊?

罗琰文却忽然开口问道:“你收藏这个视频做什么?”

《boss,动手术吗》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息夫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顾欣,罗琰文)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息夫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boss,动手术吗》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顾欣,罗琰文),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boss,动手术吗

作者:息夫人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息夫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顾欣,罗琰文)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息夫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boss,动手术吗》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顾欣,罗琰文),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