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步成妃》养女成妃 第三章 疑惑 一步成妃蕾丝

《一步成妃》养女成妃 第三章 疑惑 一步成妃蕾丝

发布时间:2019-05-26 18:11:2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季秋子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步成妃》的小说,是作者季秋子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小翠和令儿的对话传进陈若雁耳中,陈若雁只微微一笑,小翠性子急了些,不过有她磋磨磋磨琼竹也好,如此自己才好对琼竹示好。至于以后,小

一步成妃

推荐指数:10分

《一步成妃》在线阅读

《一步成妃》 免费试读


小翠和令儿的对话传进陈若雁耳中,陈若雁只微微一笑,小翠性子急了些,不过有她磋磨磋磨琼竹也好,如此自己才好对琼竹示好。至于以后,小翠横竖是要嫁给村中人的,她的未来,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陈若雁打个哈欠,翻过身沉沉睡去。在梦中,她梦见那富丽堂皇的楚王府,看见那英俊儒雅的楚王世子。还有那温柔慈爱的楚王妃,当然,更重要的是,陈若雁看见自己身上穿着的是楚王世子妃的礼服。

这礼服是那样耀眼,奴婢下人们都那样恭顺,这才是荣华富贵,真正的荣华富贵。

陈若雁在梦中笑出声,接着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推了她下,被从美梦中唤醒的陈若雁有些不满地睁眼,看琼竹手里端着蜡烛站在自己面前,陈若雁打个哈欠看着琼竹:“怎么了?”

“方才我在睡着时候,听到小姐似乎在笑,接着又在哭,担心小姐被梦魇住了,这才推醒小姐。”琼竹的话让陈若雁又笑了:“我一直在笑呢,没有在哭。我做了一个美梦,一个那么美好的梦。”

琼竹把蜡烛放在一边,给陈若雁重新把被子盖好,放下帐子。陈若雁看着那放下的帐子,突然对琼竹道:“你不问我,做了什么美梦吗?”

“小姐做的美梦,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琼竹的回答是陈若雁没想到的,她的眉微皱:“你,你为何不好奇?”

因为好奇也没意思啊。琼竹心里说了这么一句,重新躺回被子里面。被子很暖,琼竹的眼渐渐闭上。陈若雁猛地掀开帐子对琼竹道:“那我,要你对这些好奇。”

这人真奇怪,琼竹惊讶地看着陈若雁,过了好半天才对陈若雁道:“那,小姐要我好奇,我就问问,小姐做了什么样的美梦?”

这人,简直了!陈若雁觉得自己都要喷出一口血来,气呼呼地把帐子重新拉起:“你不好,明儿还是小翠来吧。”

“好。”回答陈若雁的还是那么一句很无所谓的话,这让陈若雁更恼了,可是要想再说什么,也不晓得自己该说什么,只听到另一张床上,传来琼竹的呼吸声,她已经睡着了。

陈若雁不由叹气,自己真能把这个人给收服吗?不,不,还是舅舅说的对,先让她习惯主仆之别,等到了王府,王府规矩更加森严,那时候,自己想要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想到这,陈若雁又笑出声。躺在床上的琼竹并没睡着,她听着陈若雁的笑声,睁开眼看向这间闺房。到底陈家在打什么样的主意,不过不管陈家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对自己必定是不好的,然而,无法挣脱啊!

琼竹在心里又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继续睡去。

第二天一早陈若雁起来,依旧是小翠服侍陈若雁梳洗,琼竹只在旁边做端水、递手巾这些活。这让小翠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大小姐身边,还是离不得自己。

陈若雁一早起来,要先去陈太太房里请安,就在小翠给她披上斗篷,从令儿手中接过手炉交给陈若雁的时候。

陈若雁已经对小翠道:“琼竹陪我去吧,小翠,你在这里看家。”小翠的面色顿时变了,又要瞪琼竹,琼竹却一点也不在意,只是上前打起帘子。

陈若雁走出去时,小翠想跟出去终究不敢,眼睁睁看着琼竹跟陈若雁去了。

“姐姐,我觉着,是不是小姐想带着琼竹出嫁,这才对她多有提拔。”小翠脸色还不好呢,偏生令儿又来这么一句,就这一句,小翠恨不得把令儿给打死,就在小翠扬起手时,令儿吓得缩了一下:“姐姐,我也只是胡说。”

“晓得你自己胡说就好。我和小姐从小一起长大,小姐的脾气我最清楚了。况且琼竹那是什么人,她算起来是小姐没拜堂的嫂子,天下哪有带着嫂子出嫁的理?”小翠的话,与其说给令儿听,不如是安慰自己。

毕竟,不跟陈若雁出嫁,那再等上一两年,只能嫁给村子里的人,小翠在陈家这么几年,早已经不习惯村子里那低矮的屋子,那些指甲里全是泥的农人了。但愿自己想的对,陈若雁还是会带自己出嫁,而不是琼竹。

小翠在这眼巴巴地猜,陈若雁和琼竹已经进到陈太太上房,陈太太刚梳洗完,正让人把早饭端上来,看见自己女儿进来,陈太太立即眉开眼笑地道:“你来了,我还想着,今儿怎么来晚了。”

“我昨儿做了个梦,今儿不觉比平常醒晚了些。”陈若雁说着把手炉斗篷都交给琼竹,自己走到桌子面前,吸了一口气:“好香!”

“馋嘴猫似的,坐下吧。”陈太太拉着女儿坐下,见琼竹规规矩矩站在一边,心中一动,对女儿做个眼色,陈若雁已经对陈太太点头,指了指早饭,示意吃完早饭再说。

陈家母女的举动,琼竹看在眼里,更加肯定了陈家的主意和自己有关系,但究竟有多少关系呢?琼竹的眉皱起,不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吃完早饭,陈太太处理了几件家务事,这个时候,陈若雁坐在旁边,手里在拿着一本书读,耳朵却一直听着陈太太说话。

陈太太也晓得女儿单有才华是不够的,还要会管家,所以从小就把女儿带在身边,虽没开口指点,却也要让她耳濡目染。

等陈太太处理了家务事,陈若雁才丢开手上的书本,对陈太太有些撒娇地道:“娘,您瞧,昨儿我……”

“琼竹,我正好有几句话想和你说。”陈太太喊住琼竹,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来了,琼竹精神不由一振,陈太太已经对琼竹道:“虽说要按了规矩,你是我用大花轿娶进门,却没有拜堂的儿媳妇,可这些日子以来,你男人没了,你也……”

“那不是我男人!”琼竹最恨的就是这一点,一个天生痴傻的人,不过因为家中有钱,就要买断自己的终身吗?只恨自己不是男人,不能去科举,读书读的再好,也只换来一声叹息。

“你爹也是读书人,你书到底读到哪里去了?须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你说话的道理?”陈太太不满地说。

陈若雁在旁边轻咳一声,陈太太这才回神过来:“罢了,那些都是旧事,就不和你说了。横竖从此之后,就当你是我们家花钱买来的丫鬟,好好地服侍大小姐吧。”

这是不提婚事了?琼竹的眉微微一皱就道:“既然只当是陈家买来的丫鬟,那就请太太寻媒人来把我娘找来,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从此我不是陈家定亲的媳妇,只是一个买来服侍人的丫鬟。”

那婚书陈家可还要留着做拿捏琼竹的把柄,怎么会允许琼竹这样,陈太太顿时卡在那里。陈若雁见状笑着道:“琼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说来,我们家买来服侍人的丫鬟,那就成了奴,你好好地良民不做,要做别人的奴婢,这是什么道理?”

“不管是奴婢也好,良民也罢,都有个说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嘴里说着我是陈家买来服侍人的丫鬟,但实际上又是陈家没拜堂的儿媳妇。”琼竹越发肯定,陈家打的主意十有八九和自己有关系。难道说,要让自己跟着陈若雁一起出嫁,要真是这样,陈家真不要脸。

不过这个时候,明显还不能说破,琼竹只坚持要让陈太太把自己的娘寻来。真要这么做了,还有什么戏唱?陈太太的眼珠一转就笑着道:“雁儿说的也有道理,琼竹啊,你先忍耐几天,等开了春再说。”

这里面必定有鬼,难道说陈家真打算做这样不要脸的事儿,不和自己娘家说,就要自己跟着陈若雁出嫁?

琼竹还想再反对,陈太太已经对琼竹道:“你虽进来我们家三个来月,可也没什么好衣衫穿,昨儿这衣衫也是管家婆寻来给你的,我瞧着不大好。正好今儿一早,她们翻箱子的时候,翻出来好几件我年轻时候的衣衫,还有几样首饰,我都穿戴不成了。你都拿去吧。”

“琼竹,还不赶紧谢谢我娘?”陈若雁已经在旁边提醒琼竹,琼竹的眉皱的更紧,丫鬟已经把那些衣衫首饰都拿过来。

琼竹并不伸手去接,陈若雁已经把那些衣衫首饰接过来,一股脑地塞到琼竹手里,对陈太太笑着道:“恭喜娘想通了。”

“哎,这事儿也怪不得她,毕竟这是人的命数,你们回去吧。”陈太太既然话已经说完,自然也不会再和琼竹多纠缠,让人赶紧下去。

陈若雁站起身对陈太太行礼,也就穿好斗篷,拿好手炉往外走。琼竹并没跟上去,陈若雁笑眯眯地道:“琼竹,我们走吧。”

“你们家,到底打了什么主意?”琼竹脚步没有动,只说出这么一句。陈太太面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陈若雁神色没变:“琼竹,你可晓得,女儿家生下来,就只有靠爹娘,出嫁后就靠夫家,不管是什么样的主意,琼竹,你从进陈家门那刻起,就由不得你了。”

《一步成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季秋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若雁,琼竹)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季秋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步成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若雁,琼竹),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步成妃

作者:季秋子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季秋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若雁,琼竹)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季秋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步成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若雁,琼竹),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