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追情缉爱》追情缉爱 依月夜歌 立场倒换 追情缉爱小白文

更新时间:2019-10-15 00:24:06

《追情缉爱》追情缉爱 依月夜歌 立场倒换 追情缉爱小白文 已完结

《追情缉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依月夜歌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宁衣然,宁一川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追情缉爱》的小说,是作者依月夜歌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一片郁郁苍苍枝叶遮天的银杏林中,隐藏着一幢木质雕花楼房。 宁衣然站在这楼前,惊讶不已,她以为那舅姥爷的家应该是类似于苏州园林式的...展开

《追情缉爱》免费试读

一片郁郁苍苍枝叶遮天的银杏林中,隐藏着一幢木质雕花楼房。

宁衣然站在这楼前,惊讶不已,她以为那舅姥爷的家应该是类似于苏州园林式的庭院,没想到老爹口中的舅姥爷居然有这般雅兴,将家安在了这等清幽所在。

跟在宁一川身后,随门童慢步前往舅姥爷的书房,不时打量着屋内的装饰。

两圈转楼,将前后两座主楼连接一起,两楼互相贯通,看似两座楼却又结成一体,所到之处,但见那门楼、墙壁上上下下都是精致的雕刻,门、窗、隔扇上,布满了无数拥拥挤挤、熙熙攘攘的木雕花饰,围廊栏杆上镶就的镂空雕花,就连那台阶上,也有条有絮的放满了各种木雕、石雕,只要是有空隙的地方,无处不雕花。

“宁捕头,老爷就是书房里,您请。”门童停在一间房门前,朝两人躬了躬身,快步退了下去。

“丫头,一会儿见了舅姥爷,要懂规矩,多听莫多言。”宁一川的声音异乎平常的低沉,宁衣然正觉惊讶间,便看到他深吸了口气,敲响了那扇微掩的雕花木门。

“进来吧。”有些苍老的声音威严的响起,莫名的给她带来一份压抑,忍不住皱了皱眉,心里浮现一个白发长须手柱拐杖端坐在正堂的老古董形象。

“丫头,一会儿舅姥爷问话,莫冲撞了他。”宁一川看了看宁衣然,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说了一句,便轻轻推开了木门。

“吱呀……”门开了,房内的光线却并不似她想像昏暗,隐隐还有阳光照进屋内,平添了一份祥和,正对着房门是两张雕花的木椅,两边整整齐齐的各摆着四张同样的木椅茶几,洁白的墙上挂了几幅山水字画。宁衣然跟在宁一川身后,目光四下打量着,对宁一川的反常有些不以为然,想不透老爹今天是怎么了,一脸严谨,连话也简洁了。

进门左转是圆形的雕花门,两边是精致的木制橱柜,里面摆满了各种活龙活现的木雕、石雕。

这舅姥爷的喜好还真奇怪,别的人家都喜欢放古董古玉,他却喜欢放这些雕花的东西,他该不会是雕刻家吧,宁衣然在心里猜测着。

站在圆门下,里面简简单单的布置着实让宁衣然小小的意外了一下,她原以为这书房里就算不是书籍成山,总也是摆满了各种书吧,可眼前,除了一个小方榻,几条长凳之外,到处都是木桩木头之类,里面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老人侧对着他们,正坐着在窗前的小方榻上摆弄着一个小小的木雕,华发长须,神情专注。

他真的是雕刻家呀。宁衣然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的猜测还真准,不过看起来并不像个顽固不化的老古董呀,为什么老爹这般拘谨呢。

“见过徐师爷。”宁一川这一招呼更让她惊诧不已,他不是应该称舅舅的吗?怎么叫徐师爷?

“嗯,来了,坐吧。”老人头也没抬,依然拿着刀在修整着那木雕。

“是。”宁一川看了宁衣然一眼,隐隐有些警告的意味,垂手立在了一边,仍不入座。

宁衣然撇撇嘴,十分不解,心下猜测着是否是宁衣然以前有些惹怒舅姥爷的不良纪录,才使宁一川这么紧张她的表现,生怕她说错话惹事,于是干脆沉默不语,站到他身边,眼睛却不老实的往老人身上和他手中的木雕上瞟去。

“宁丫头,怎么当了捕快,还是这般的无礼。”半晌,老人才放下手中的刀开口,声音中满是不悦。

“徐师爷是说我吗?”宁衣然一听,心里有些不爽,明明无礼的人是他,怎么反倒怪起她来了。

“哼,你倒是长进了不少呀,居然连舅姥爷也不叫了。”老人这才将手中的东西轻放在榻上的小案几上,起身拂了拂身上的木屑,目光如炬般的直直看向宁衣然。

“爹都称您徐师爷了,显然今日是因公而来,所以嘛……”宁衣然面不改色的迎视着他,老人目光虽利,她却没感觉出什么不善来,“改日再登门拜访舅姥爷。”

老人惊讶的转正了身子,仿佛不认识宁衣然似的,看得那般仔细。

宁一川在边上有些惴惴不安,不时给宁衣然递着眼色,无奈,宁衣然却对他的暗示视若无睹,急得他满头细汗,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没想到李富倒做了一件好事了。”老人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欣赏油然而现。

“徐师爷,您既然知道,为何不帮我作主?”宁衣然顺势问道,对于李富,除了那日的偶遇之外,她并没有过多的印象。

“你爹是捕头,他都没能为你作主,何况我一小小的师爷。”老人冷哼了一声,瞄向一旁的宁一川。

“爹是捕头没错呀,可是,有好多事,并不单单靠捕头能解决的。”

“哼,是吗?”老人冷笑着转身,语气十分不屑,“他不能解决的事未免太多了吧?李富顶多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并没做过什么过份的事,拿他没办法尚情有可原,可那红叶盗呢,追缉了这么多年,至今仍让红叶盗逍遥法外,甚至连红叶盗长什么样子也未能探清,这难道还要靠旁人吗?那还要捕头何用?”

又是红叶盗。宁衣然心里一动,转身看了看宁一川,只见他默不作声的垂着眸,面无表情。

“还有孜枫,他虽然整日无所事事,但好过李富何止千倍万倍,你却处处不容他,前些日居然还当街和他闹出那一处笑话,这难道就是作为捕头所为?”老人话锋突然一转,扯出安孜枫来,听得宁衣然的心莫名的一阵揪紧,“别忘记了,当年你自己是什么德Xing,真不明白雅若当年中了什么邪,非要跟了你,落得那般下场,哼。”

雅若?是宁衣然已过世的娘吗?宁衣然眨了眨眼,不再吱声,从老人的只字片语中,她听过到了一些端倪,好奇的看向宁一川,却发现他脸色苍白,紧攥的双拳隐在身后微微有些颤抖,心里不由同情起宁一川来,对老人的态度亦有些莫名的抗拒。

“爹,你不是说还要带我去巡街的吗?你还有什么事要告诉徐师爷的吗?”不忍见到宁一川的伤疤被人这般洒盐,宁衣然随便找了一个别扭的借口替他解围。

“上面已有明确指示,责令你尽快将红叶盗缉拿归案,否则……哼,你好自为之吧。”老人顿了一会儿,在他们要迈出门口时忽然又说了一句,语气缓和了不少。

“是。”宁一川憋出一个字,快步向大门外走去。

“爹……”宁衣然见他神情黯然,心中不忍,“各人有各人的过法,你别在意他说什么。”

“丫头……他说的没错,是我害了你娘……”宁一川叹了口气,放缓了脚步,“若不是跟了我,她也不会和家里闹翻,若不是我不争气,她也不会一个人在家待产,也不会误了救治,命归黄泉,这都是……我的错……”

原来宁衣然的娘是这么死的,那舅姥爷果然是戳中了他的软胁,宁衣然无语,原本对舅姥爷的那份欣赏也消失殆尽。

《追情缉爱》精彩评论:

作者(依月夜歌)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宁衣然,宁一川)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宁衣然,宁一川)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宁衣然,宁一川)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宁衣然,宁一川)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