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将军的面瘫丑媳》重生之军人的丑媳 耽美狼 将军的面瘫丑媳大叔受

更新时间:2019-04-17 09:07:16

《将军的面瘫丑媳》重生之军人的丑媳 耽美狼 将军的面瘫丑媳大叔受 连载中

《将军的面瘫丑媳》

来源:作者:三月久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秦墨新,韩安

主角叫秦墨新,韩安的小说是《将军的面瘫丑媳》,它的作者是三月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不是说快死了么?”秦墨新拧着眉,道:“其他医师呢?” 白华清被问的一烦,极是郁闷道:“其他人忙死了,这治病也得有个先后顺...展开

《将军的面瘫丑媳》免费试读

“……你不是说快死了么?”秦墨新拧着眉,道:“其他医师呢?”

白华清被问的一烦,极是郁闷道:“其他人忙死了,这治病也得有个先后顺序!”

秦墨新被吼的俊颜一滞,沉了声:“既然如此,那成司南就交给本帅!”

“……这不好吧?”白老头一阵惊慌。

“有什么不好的?”秦墨新皱眉,人已经上前,取过小刀。

因为成司南下身的长裤已经跟皮肉连在了一块,一片粘稠的血液,极是不好褪去。

秦墨新索性不除去裤子,直接围绕伤口割了个圆。

白华清想要上前阻止,可秦墨新已操刀完毕,白老头只能尴尬背过身子,去解救昏迷不醒的韩安。

秦墨新极是耐着性子,用小刀一点点把衣物挑起。

到最后秉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念头,秦墨新直接一把把黏在上头的衣物一撕,顿时血淋淋的肌肤骤现。

被牵扯的衣物直接连着皮肉,被生拽了一片下来,干了的血痂再次流出鲜血。

成思楠被疼痛惊醒,身子一颤,挣扎着睁开眼眸。

人刚清醒一点,便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她忍着痛回头看去,冷不丁发现一脸冷酷的秦墨新,顿时惊得嘴皮子都在颤抖。

一阵冷风吹过,她感觉自己臀部一阵凉飕飕。

刹那,想死的心都有了。

成思楠赶忙扯过病床上的白布单,盖住身后,一边气虚微弱喊了声:“主帅。”

秦墨新见她醒来那一瞬间,不禁尴尬。

明明昨日,就说好不要再见到此人!

今天却亲自来查看?

身为三军主帅,说出口的话,却没有遵守,未免有些儿戏?

秦墨新想到这,连看都没有成思楠一眼,冷然着脸转身出了帐篷。

白老头见秦墨新离去,大感这小子别扭,但是见成司南已经醒来,心下松了一口气。

“老头我把药给你,你自己能上药么?”

成思楠点了点头,又是有气无力问:“刚才主帅是要给我上药么?”

白华清还以为她在埋怨自己没有阻拦,连忙解释:“我本来想阻止的,可那家伙动作太快。不过你放心,都挨了八十大板,后头一定是血肉模糊,啥都看不清!”

“……嗯。”

成思楠虚弱应了声,她倒不是在乎这个,只是没想到他还会来看她……

疼痛与破败的身躯,让她提不起一点劲,早就没了心思想其他的事。现下她最想的便是处理完伤口,大睡一场。

白华清迅速把韩安的伤口处理完毕,便把成思楠挪到屏风后头,让她自己上药。

成思楠趴在条凳上,牵一发便痛全身,皮开肉绽疼得她死去活来。

她干脆嘴里咬着木头,皱着眉拿着白布蘸着清水开始清理伤口,擦拭的清水转瞬变成血水。

因为伤口在后面,她看不到,只能依靠感觉上药,药敷在上头一阵清凉,却是带着针扎般的刺痛。

上完药,她已出了一身的冷汗。

身上粘稠的感觉,让她浑身不好受,如今伤口定是不能碰水,怕是有一阵子不能冲洗。

她叹息一声,经历这一次,她是再也没有心思逃营。

就算她能逃出去又如何?

怕是韩安他们也要为她逃走的行为,付出代价……那个代价很可能就是死。

她缓缓闭上眼眸,心中一定。

既然不能逃出军营,那往后定不能让人发现她是女子的身份,毕竟她不想死!

就算在现代的时候,被叔叔、婶婶威逼、被人追杀、被火烧房子……一切一切她都从未想过要死。

生活在艰难,只要没死,便是最大的恩赐!

至少她还有机会,哪怕机会渺茫,她都有翻盘的那天。

虽然她性子孤寡了些,不愿也不会与人打交道,虽然安静独居的日子没有了。

但,好在还有韩安他们……

人生在世,谁愿与你同感共苦?

遇见他们,也算是值了!

想清楚之后,她苍白的面容变得有些柔和。

包扎完毕,白医长特地找了条裤子扔给了她。

成思楠接过裤子,心中感激,“白医长,谢谢您。”

“谢就不必了,往后你好自为之。若不是看你还算心术还算端正,也不似寻常女子那般矫情,不然老夫我才懒得管你。”白医长捋着长须,一脸傲然。

成思楠在屏风后头,不禁摇头一笑。

她极是缓慢,宛若蜗牛前行一般,一点点把外裤换掉。

等她换完,外头的韩安也醒了过来。

随后,两人被白医长交待了一些伤口注意事项,便被张有福、袁飞与林天武三人背回了帐篷。

此次刑罚,算是要了两人大半条命。

以至于两人十天都是趴在床上度过,吃饭喝水上茅厕都要人搀扶。

当然,成思楠是拒绝的,只能硬憋,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要因为憋尿而死。

只能拜托张有福夜里把她挪到渠沟后头,让人隔远了些……再学着男人的模样……

她心中无奈:能想象一个女人站着嘘嘘么?

反正,她是不在乎了。

好在受伤十天之后,两人都能独自下床,只是好一阵不敢坐凳子,不是蹲就是趴着。

要等伤口完全恢复,怕是也要一个月来月。

这屁股后头怕是会留下疤,毕竟已经皮开肉绽,只不过那里又不给人看,她也就不在意。

等两人恢复差不多的时候,日子一转已经到了二月。

二月初春,万物苏醒。

漠北的冰雪已经消融,北伐事宜迫在眉睫。

中护军跟随秦墨新打头阵,左右护军从旁协助,此次攻打的是羌芜第二据点——孤山。

只要夺下孤山,便能一举前进,进入羌芜的腹地,若是能攻下王部、便可进军羌芜皇城!

所以,此次夺据秦墨新志在必得!

二月初一,斥候已经完美回归。

战争得胜无外乎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如今冰雪消融一片回暖;地利,依照成思楠画的地图,秦墨新已经根据地势开始判断局势。至于人和,三军经过一月休整,精气神十足就待杀敌!

赶至孤山的路程,足有三日。

三日的干粮全都是面饼,便于轻装上阵。

出发之前务必检查马匹、兵器、盔甲,以免出了纰漏。

《将军的面瘫丑媳》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三月久)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将军的面瘫丑媳》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