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官孽》官孽典伊 字母文 官孽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19-03-11 18:04:29

《官孽》官孽典伊 字母文 官孽免费试读 已完结

《官孽》

来源:镇江市玉麟策划咨询有限公司作者:太痛一流分类:职场主角:张国强,小舒

《官孽》为太痛一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彭春华在张国强回到县城之后不久就马上辞职去了别处做生意,首先在北京,然后又去了珠海,据说她的生意做得非常大,也还是有人说她做生意做...展开

《官孽》免费试读

彭春华在张国强回到县城之后不久就马上辞职去了别处做生意,首先在北京,然后又去了珠海,据说她的生意做得非常大,也还是有人说她做生意做得惨败收场,究竟做啥生意,或者做得如何,张国强都不知道,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么些年都没有联系过,也只晓得她是分手后辞职做生意的,他只晓得这是一位仗义女子,张国强还记得彭春华的牙齿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张国强的记忆里只保留着彭春华一张残缺不全面的档案。

这样,夜晚在天上人间吃饭的就只有刘一双、小舒、张国强三个人。

刘一双见人很少就有点抱歉:领导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啊,除了小舒,没人能陪你,希望你包涵包涵啊。

张国强这时拿出了作为领导式的尊严说道:老刘,你这以后就少叫我领导领导的,我只是个人民政府的小官。还有啊,我到这里来吃个饭要这么多人陪着干什么呢?是不是害怕全县城的人民不晓得你跟我之间的关系啊?

刘一双说:领导批评得对啊,我下回保证不在其他人都在场时喊你领导。吃饭就由你来定到位的人数吧,我是认为彭安华跟了你那么多年的时间了,才擅自想出那么个馊点子。

张国强说:你应该要体察到给我会带来什么不良影响,领导是不可能像那些生意人似的,想干啥就干啥,你有位女秘书,可我能有个吗?

刘一双笑了:就只要是大领导有这样的想法,这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张国强说:你是要把我往那火坑里推呀?然后就扭过头对小舒说:你可真要给我管牢刘总,不能叫他乱说和乱动啊。

小舒恰到其位地用非常浪荡的眼神飞了张国强一眼:张县长,我怎么能管得住刘总呢,他一夜晚要四五个女人陪着他睡觉他才能睡得踏实啊。

张国强将脑袋又歪向刘一双:你老刘也是将近五十好几岁的中年人了,凡事要懂得收敛一点。

刘一双哈哈大笑,露出了一嘴因被香烟熏得黑漆漆的牙齿:领导啊,你听她说的话后年都会过错了时间,她老是给我使一些小性子,每次都说光着全身睡觉的话身上会发痒。别听她乱说,咱们喝酒。

菜不多,可是很精致,小舒上了一瓶上好的五福春。

张国强酒量有点增加,但是仍然扛不住,三杯四杯下了肚,大脑里已经早就开始起了雾,小舒在他的跟前晃动着非常饱满的双乳和嘴唇,张国强被小舒迷离的眼神击穿了,随后就感到了全身燥热。

刘一双跟张国强又碰了一大杯:大领导,好吃点是在你的手里成立起来的,现在也是在你的手里从县里被撵到了乡下去,所以我十分希望还能够从你的手里把它再迁回到县城来。好吃点不论是国营的还是私营的,它都是和你大领导联系在一块儿的,它就好像是你的亲生骨肉,不管它跑到天边或者是国外,好吃点都是你唯一的孩子。

张国强一听到好吃点,心里面就有点隐隐作痛,当初是为了建设工业区上的啤酒厂,才强令将好吃点酱菜厂迁回到乡下里去,还被承包给了刘一双私人经营,不过现在这样看来,这个事完全是有别的企图的,啥战略上的转移,啥承包和经营,根本是夏志国借口将张国强的政治感染力从古溪县百姓的记忆中彻底抹去。这些年,他感觉总算是看清楚了,但是看清楚了又能够怎么样呢,他的政治命运还是玩转于夏志国的手里。夏志国如今已经做了市长,但他仍然为副县长,并且还是管理民政和地震以及老领导局这一些只知道花钱不知道挣钱的烂摊子。

张国强不会把自己的不良情绪暴露于刘一双这种人,他仅仅只是说:好吃点回迁的事情我现在还做不了什么主,我既不做县长,也根本不管什么工业上的事情。

刘一双说:我此时的集团公司已经声名在外了,但是一问到地址,大港乡,小宾馆里全都是苍蝇,无宾馆,更无小姐愿意到那里,长期这样下去,好吃点就彻底垮了。我因为这事情找过孙北大县长,但邹县长说好吃点回迁县城的投入实在太大,我又说投入即使再大我也不要政府里的一毛钱,可他怎么就是不赞同。

张国强听到了这话,心中很是恼火,但是他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不可以发作,即使发作也根本没有用的,所以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是啊,现在办集团并没有什么限制,咱们县里面还要招商来引资呢。

刘一双说:我跟邹县长也说过了,其它的企业能来到县城里买下地建厂,可为啥我就不可以,邹县长说好吃点是全县的利税大户头,是重点的保护集团,要是花上几千万元再建造一个新的厂,县城里的税收根本就得不到什么保证。

小舒插话说:邹县长讲的的确是有点道理的,只要你一搬家的话就会降低利润,县城里的确会少税收,可谁叫你将企业做得那么大呢。

刘一双说:你懂啥,这里面重要的是好吃点迁下去是夏市长才能决定的,邹县长没有夏市长批准又怎么敢赞同回迁呢?

张国强说:当初夏市长那么直爽地就答应将好吃点商标给你们租用,那么现在也是应该非常爽快地让好吃点厂再迁回这里来,因为此时形势已经完全变了,二十公里的经济圈现在根本就没办法形成。所以你最好去找夏市长谈谈,他会赞同的。

刘一双说:我早已经找过夏市长了,可是他先说大港离县城就只有十五公里的路程,原本就在县城的经济圈以内,然后却又说回迁之事也是能够考虑一下的,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说。他最后还要我找什么县政府的谈这个事。

张国强说:好吃点这件事有点敏感,有许多历史原因掺杂在里面,因此我不好意思出面多说啥。你应该会明白的。

刘一双说:好吃点回迁假使你不出面的话肯定就不能办成,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有一日能说到话的。实在话说,夏市长在古溪铺的摊子实在太大,现在全完了,而且县里此时还欠银行的四个多亿元,夏市长的威武风光已经早就过去了,提升为市委书记那是肯定不会成功的,夏志国没戏,孙北大也不会在古溪有多大成绩的。因此我会把赌注都押到你的身上,古溪只有按照着你当年的由小到大和由农而工之类的思路才可以发展壮大起来,否则绝不会有出路。

张国强听了这话自己心里还是非常激动的,但是刘一双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张国强马上就要到五十了,但副县级的领导五十岁就肯定得不到提拨了,因此张国强的政治未来就只剩下了一年半的时间了,假使九九年还无法得到扶正,那这就意味张国强的政治尽头已经到来了。

但是在刘一双说到他们两个之间的微妙关系时,他却没有附和,反而还说了许多维护夏志国形象之类的话,他只是说:老刘,话可别这么说啊。建设工业区工程的大方向那是没什么错的,县城里的决策那也是非常正确的,为什么今天出现会这样的局面,有一部分大环境带来的影响,例如说全球化经济上的危机;而且也有咱们管理水平不能跟上去的缘由,人才上的严重短缺,好设备无好人去照顾与使用,你也总不能让夏市长去那个车间里去管理机器设备吧?所以咱们要换个角度看待问题。咱们中央打算开发西部的政策并无什么错,但是西部的经济只是投资商们的行为,那和中央的决策是无关系的。

他们两个人的讨论是越来越激烈,小舒却越来越困乏。她给张国强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说:张县长,我呢再给你倒上一杯,若是我倒满了口之后渗出来酒的话,那我就认罚一杯子;你若是喝漏下了酒,就罚你喝酒再一杯。

张国强看着小舒挑衅的目光,在小小范围里就开始有点放开了,接着他说:那满口为多少?

小舒说:满口啊就是酒比酒杯的杯口高。

张国强赞同打赌,刘一双又在一旁怂恿。小舒倒出的酒好像泡沫似的有粘性,整整高出酒杯了一截可就是不向外渗,可张国强端起酒杯还没喝一半儿就漏出了好几滴,小舒使出惯用的伎俩,强逼着张国强喝下去之后,又额外加了一杯酒。然后,张国强说让他自己来倒,让小舒喝,但酒喝多了之后,张国强还没有倒满,酒马上就溢出了杯口处,小舒欢呼雀跃很开心,张国强在小舒的欢呼声里很愉快地把酒又喝下了肚。

张国强发现这样的氛围非常轻松,觉得也很明亮畅快,有点像是一个在街道上尿急着要上厕所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上去装修非常豪华的卫生间。

张国强是从房间里左摇右晃地踉跄走出来的。刘一双扶着张国强说:大领导啊,上三楼去洗个热水澡吧!

张国强挣脱了刘一双的胳膊,晕晕乎乎地硬着舌头道:不,我要回家去洗澡。

小舒架住张国强的另外的一只臂膀,张国强甩掉刘一双时却并没有甩掉小舒的胳膊,小舒的胳膊像是胶似的牢牢地焊着张国强的胳膊,张国强嘴里一次次地说着不行,腿却在小舒的指挥下慢慢上去了三楼。

三楼的装修最为豪华,就连走廊里的道路上都铺上了大红色的耀眼的地毯,两旁的墙上悬挂着许多半裸体的世界各地的性感女人的油画,红色的灯光照明了女人们那性感的身体。

刘一双将张国强安排在一个里外房间很豪华的桑拿浴室,外间为一大个月牙形状的浴池与一个大玻璃钢罩掩盖着的桑拿房,墙上依照惯例挂着许多全裸

《官孽》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官孽》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